AZD9291对于NSCLC脑转移的疗效简析

AZD9291小编 发布于 2018-04-18 分类:AZD9291资讯 阅读( 689 ) 评论( 0 )

AZD9291对于NSCLC脑转移的疗效简析。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是无数患者的噩梦,严重影响到患者的日常生活和工作。对于非小细胞肺癌脑转移的患者,AZD9291又会有哪些效果呢?海得康AZD9219代购为大家分享一些相关知识,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AZD9291对于NSCLC脑转移的疗效简析

中枢神经系统转移(central nervous system, CNS)是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NSCLC)较常见的转移,其中脑转移的发生率高达30%-50%【1】,脑膜转移的发生率3.4%-3.8%【2】。而临床上针对于CNS转移的NSCLC患者还没有一个确切疗效的最佳治疗模式,这大大降低了CNS转移患者的生存获益。

 

既往研究表明,约有40%的EGFR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会发生CNS转移【3】,换句话说,CNS转移更常见于EGFR基因突变的患者。这可能是由于血脑屏障的存在,多数的化疗药物以及一代的TKI对于颅内的转移病灶治疗效果不佳。动物实验显示,吉非替尼和阿法替尼在脑组织中的浓度远不足以控制好颅内的病灶,而奥希替尼的浓度较两者更高【4】。

 

而三代EGFR-TKI奥希替尼是首个对于T790M耐药突变的靶向药物,不仅在ESMO 2017发布的基于III期的FLAURA研究结果中呈现出EGFR突变患者一线治疗长达18.9个月的PFS获益【5】,同时奥希替尼无论是在脑转移还是软脑膜转移(LM)的NSCLC患者中均较化疗表现出较高的客观缓解率ORR(70% vs 31%)和PFS (11.7 vs 5.6月),如下ASCO 2017 PPT图1-3。

 

而且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这一研究结果,笔者认为对于脑膜转移的患者来说更为有意义,因为多数的脑膜转移因为无法定位而缺乏立体定向放疗这一利器,只能选择全脑放疗,由此生存质量明显下降。AURA III期的研究中如图3所示,占CNS转移患者的7/116,7例软脑膜转移的患者中4例的脑膜转移病灶得到了缓解,2例完全缓解(CR),2例局部缓解(PR)。这一数据对于脑膜转移的个体化治疗带来更多的新途径和希望【6】。

 

而对于EGFR阳性伴有脑转移的NSCLC患者来说面临的更多的是放疗与TKI药物的顺序先后问题,吴一龙教授课题组的BRAIN研究见刊《柳叶刀·呼吸医学》更是为改变肺癌多发脑转移的治疗模式提供了新思考,该研究表明对于EGFR突变的NSCLC多发脑转移患者,EGFR-TKI的获益显著优于全脑放疗+化疗【7】。目前,大多数常规治疗还是按照《中国肺癌脑转移诊治专家共识2017版》所给出的,脑转移患者要在全身治疗的基础上再进行针对脑转移的治疗,包括手术、全脑放疗、立体定向放疗、化疗和靶向治疗,最大程度的改善患者症状,提高生活质量,延长生存期【8】,共识给出的NSCLC如下图4。

 

放疗与TKI药物的顺序先后问题我想更多的还是停留在一线治疗上的争议,在二线治疗中,Garassino 教授提到,可以选择奥希替尼或化疗。ASCO2017公布的奥希替尼在CNS中的高效获益也让病情稳定的脑转移患者提供了放疗以外的选择。

 

参考文献

 

【1】JS Barnholtz-Sloan,AE Sloan,et al. Incidence proportions of brain metastases in patients diagnosed (1973to2001) in the metropolitan detroitcancersurveillancesystem.JournalofClinicalOncology,2004,22(14):2865-2872.

【2】黎扬斯,江本元,吴一龙. 新一代靶向药物在肺癌中中枢神经系统转移中的作用—有望克服血脑屏障. 循证医学,2016,16(5):257-260.

【3】Rangachari, et al. Brain metastases in patients with EGFR-Mutated or ALK-rearranged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s.Lung Cancer. 2015;88,108–111.

【4】Ballard P, Yates JW,Yang Z, et al. Preclinical comparison of osimertinib with other EGFR-TKIs in EGFR-mutant NSCLC brain metastases models, and early evidence of clinical brain metastases activity. Clin Cancer Res, 2016,22(20):5130-5140.

【5】Osimertinibvs standard of care(SoC) EGFR-TKI as first-line 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EGFR advanced NSCLC(FLAURA3) ESMO 2017.

【6】CNS response to osimertinib in patients with T790M-positive advanced NSCLC: data from a randomized Phase III trial(AURA3),ASCO 2017.

【7】Wang Y, Fang J, Nie J, et al. [Timing of Brain Radiation Therapy Impacts Outcomes in Patients with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Who Develop Brain Metastases][J]. Zhongguofeiaizazhi = Chinese journal of lung cancer, 2016, 19(8):508.

【8】石远凯,孙燕等. 中国肺癌脑转移专家共识2017版.

 

以上内容,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想要了解更多关于AZD9291的用药信息,大家可以联系海得康医疗顾问进行咨询。海得康为患者提供海外最新药品咨询服务,帮助患者选择更加有效的治疗药物和治疗手段。

AZD9291耐药的机制是什么

肺癌靶向药物耐药都可以用AZD9291

免责声明: 本文所表达的任何关于疾病的建议都不应该被视为医生的建议或替代品,请咨询您的治疗医生了解更多细节。本站信息仅供参考,海得康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专业问题,请扫描下方二维码立即咨询医学顾问。

马上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共有 0 条评论